寿宴

小说: 嫁给病娇死太监冲喜 作者: 彼其之子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4:02 字数:3321 阅读进度:25/26

清明过去,天也渐渐暖和。

各种树木分蘖的枝芽披上了深沉的绿色,远远看上去,仿若上了鲜亮的颜料。一日绣玉在千岚殿走着,忽然生出一种压抑的感觉。

周遭望了望之后,才发觉这种异样来自于千岚殿的院内摆布。虽说已经是初夏,树木抽枝分蘖,一片繁芜,但是这千岚殿的家具色彩,宫殿雕塑等的却是一派死气沉沉。

大方面的也不好整改,只能着手于一些花花草草。

“江南新进的晚香玉、四季幽昙”青云拿着礼单,边看着绣玉,边推荐。

绣玉摇摇头,拿过来青云手中的礼单看一看,咬唇看了一会儿,“都不行。”

这些花太秀气了。

“那夫人觉得什么大气一点?”

绣玉将目光落在殿门口,遥遥一指,“门口种一些桃树,开点桃花喜庆。”

“可是花期已经过了,夫人。”

绣玉摆摆手,倒是不在意,“明年再开就是了,这花是开给你们千岁爷看得,我无所谓。”

青云拿着笔记下了,等着绣玉继续说。

“没记错,殿里面有几颗几十年的柳树了。”绣玉捏着下巴回忆,“这么招阴的东西,还一直留着,他也真是心宽。”

“对了,青云,你能帮我找一些东西吗?”绣玉想起什么似的,灵光一闪,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青云。

不一会儿,青云看着高梯上的绣玉,额角一抽,“夫人,您小心些!”

绣玉摞起来袖子,赤着膊将大蒜圈挂在匾额后面。虽然梯子很高,但是殿门更高,她还得踮着脚才能够到匾额,等到挂好的时候,额前已经出了细汗。

“青云,你看这样子是不是出了点烟火气儿。”绣玉兴致甚高。

青云:“夫人,小心些下来。”

绣玉笑着点头,用虎牙咬破了指尖,在大蒜的旁边画了一些符号,神色认真。

其实上来挂东西的事情,让暗卫或者千岚殿的奴才来就行了。青云原本不明白为什么她一定要亲自上去,现在懂了。夫人这是打着改善环境的由头,替千岁爷避一避阴邪。

绣玉扶着梯子下来的时候,听见门口传来悠长的一声,“公主!”

她的脚差点踩滑,好容易站稳了才笑道,“赵嬷嬷。”

“哎呦,公主您是做什么,快些下来!”赵嬷嬷忙着招手,眼睛却在匾额后面的蒜圈和血符上流连。

青云上前去打了客套话,一来二去才明白,过半月便是文康帝的五十寿宴,长公主想让绣玉招待大臣的女眷。

“这件事情不应该由皇后操办吗?”绣玉攀着梯子下来。

“皇后一心只问青灯古佛,无心操办这些事情。”赵嬷嬷叹气,“长公主最近身患沉疴,半月后还得去青城山祈福,实在是顾不了啊。”

绣玉余光望向青云,见她点头才放心,“嬷嬷放心,姨母需要帮忙,我定然全力以赴。”

又掏了一个满贯的金丝荷包给了她,安慰了这忧心主子的老人,才将人送走。

“我觉得有诈。”绣玉看着嬷嬷匆忙的身影,当即说道。

“延请女眷的事情,按惯例自有人安排,夫人只需出席宴会,面对那些女眷的时候面上和气即可。”青云安慰道,“若真的有什么诡计”

“那便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青云轻描淡写,神色却杀伐果断。

青云说没事,那便没事。

绣玉放下心来,回去的时候,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青云,你有没有觉得长公主和邸凉钰看起来有些相似,眉眼神韵,如出一辙。”

“夫人有心了,长公主确实是千岁爷的生母。”青云倒也不忌讳,直接说了出来。

怪不得,长公主对邸凉钰的弱点这般了解。她出家之前,长公主专门托了赵嬷嬷告诉她邸凉钰对阴女子之血没有抗力。

是以新婚之夜,她才能借着邸凉钰的这个弱点,侥幸存活下来。

两人走着走着出了殿门,青云看着这面前的长长的红墙,眼神悠远,是回忆起了多年前的事情,“当年千岁爷还是不是千岁爷,只是一个丹唇齿编的少年,甘之如饴被困皇城,奈何一腔心意都喂了狗!”

青云平时气度悠然,从没见她这样骂人。

绣玉正欲进一步问问,青云却望着她,一双温和的眼睛里面是期许,也是托付。

“夫人,您想知道的事情,不妨亲自去问一问爷。”

***

夜晚,月色凉华,月上枝头,惊了一众山鸟。

邸凉钰的殿内没有点亮烛火,绣玉提着气轻轻走着,她知道邸凉钰在里面。

绣玉回头,眼睛弯弯,示意落公公不必担心。落公公头往里探了探,担忧着点点头,轻声合上了门。

她继续往里走,平日里睡觉都不忘点灯,这月空亡的日子里面却由着大殿一片漆黑。夜太黑,什么都看不清,绣玉踮脚走向窗边,小心翼翼打开了一处轩窗。

轩窗下面露出一张青白色的鬼脸,蠢蠢欲动。

合着门口进不来了,就想从窗户里面钻空子了?

绣玉歪了歪头,与它对视,轻声而又圆润地吐露了一个字,“滚!”

那东西望着里面,有些不舍,但还是瑟缩着跑了。

借着外面暧暧的亮光,绣玉踮着脚走向床边,轻车熟路地在床头贴上了一早就准备好的符纸。又在邸凉钰的额间点了一滴指尖血。

邸凉钰的眸子半阖,看样子像是睡着了,但一会儿子眨了眼,过一会儿子又眨了眼,有些不安。

今夜的情况要比之前她看见的情况好了太多,绣玉将床里侧的薄被展开,替他盖上,掖被角的时候,他抓紧了绣玉的手腕,眉间微蹙。

“阿母”

这一声无意识的呢喃里面,夹杂了儒慕的依恋。

绣玉微怔。

邸凉钰,这是在唤长公主?

那日在邸凉钰的书房内,她不经意间翻到了一本关于月光花嫁的书籍,里面记载,这种阴邪之物,只有至亲方可种植。

青云说长公主是邸凉钰的生母。

而长公主又对月光花嫁了若指掌……

如此想来,不寒而栗。

绣玉忽然想起,当时初上花轿,赵嬷嬷在她耳边的嘱咐,“长公主托奴转告您,邸凉钰为人阴险狡诈,务必小心。必要时,可杀之。”

必要时,可杀之。

“阿母”

听着邸凉钰哀伤的声音,绣玉的心口像是被轻轻蛰咬了一下,灼痛蔓延,却无能为力。

“喊什么。”绣玉替他掖好被角,“你好不好,又不关她的事。”

窗外不断有灰白色的影子掠过,在轩窗面前哀鸣徘徊。绣玉将目光从邸凉钰的面上转移到窗外,思索片刻,她将床前的帷幔放了下来,遮挡住床上的人。

“进来。”她的声音微冷。

虚影面面相觑,从窗户里面钻过来,带着风声,使得窗扇轻摇发出声音。见邸凉钰眉间微蹙,面色不安,绣玉声音一厉,“不许发出声音。”

那些影子瑟瑟发抖,将自己挤成片状飘了进来。一开始只有几只的时候,绣玉并未觉得异样,直到屋子里面渐渐地被挤满,绣玉眉间微紧。

怎么这么多?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鬼影同时出现,这种情况,约莫只能在战后的沙场才能看见。

她从袖间拿出骨笛,指挥着其中一只拿了镜子过来。而后又叫他们排好了队,一个一个询问,才发现这些人原都是一个村子里面的人,均是最近无辜惨死。

无辜死了,便也罢了,反而各个都成了鬼影追到了皇宫里。

总算是遇见一个能听懂他们话的人,这些鬼影张牙舞爪,嘴里一气儿地哇哇乱叫,绣玉听的不耐烦。

她用手捂着邸凉钰的耳朵,咬牙切齿道,“闭嘴!”

那些东西应声闭嘴。

“你们的事情我知道了,我会看着办。”绣玉在那只黄铜镜面画了几道,“去你们该去的地方去。”

那些影子在原地不动,十分顽固,他们不相信绣玉,非得看着她为它们昭雪才肯罢休。

“不肯走,想跟我谈条件是吗?”绣玉睨了它们一眼。

其中一只露出狰狞的血盆大口,作势就要扑到邸凉钰的身上,绣玉一见,就气笑了,从袖口拿出一沓厚厚的符纸。

“我还制不住你们了?赶紧滚!”

那些东西一见符纸,吓得一溜烟钻进了镜子里面,还有一两只不肯走的,被绣玉的眼刀一艮,也灰溜溜脚底生烟钻了进去。

这里总算是恢复了安静,绣玉收起了骨笛,面上微微发白,方才的凌厉全都消失了。

差一点,就露馅了。

若不装得厉害一点,方才那些鬼影还不得生生吞了她。她握着邸凉钰冰疙瘩一样的手,叹了一口气。

“邸凉钰,我不想欠你什么,好在我能护着你一点。”

经过这些日子的探寻,她大概已经知道藏宝图在哪里了,不出意外的话,文康帝寿宴之后她就该回国了。

“其实你也不坏,我还是挺喜欢你的。”

她今日将千岚殿的布置都改了改,虽然只是简单的改动,但是能帮他抵挡许多的鬼影,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