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你哄

小说: 嫁给病娇死太监冲喜 作者: 彼其之子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4:00 字数:2518 阅读进度:23/26

适时,领头的那人狠狠吸了一口冷气,认出来绣玉搂着的那个人是谁,顿时两股颤颤,冷汗涔涔,那边传过来的阴冷空气让他牙齿打战说了一声,“跑!”

邸凉钰眸中波澜不惊,指尖微动,欲挑起风刃直指那群人,可若是这般阵仗一会儿那伙人便尸横院子了。

且不说这些人是不是真的留着有用,过两日便又是月空亡的日子,他这样不知节制地使用内力,到时候不知道要虚弱成什么样子。

绣玉扣住他冰凉的手,对上他的视线,轻轻摇了头,示意他武功高也不是这样用的。

随后,绣玉身后的十一和十二应风出动,腰间血滴子未出半分便将这些人制服,唯独落了一个人逃跑了,那个人便是方才领头的壮汉。

十一正欲上前追,便被邸凉钰低凉的声音叫住,“等一等,度一,你去追。”

“是。”不知何处应声,便见一道影子飘动,冲着那壮汉消失的地方追去。

已有小太监很有眼色地搬来了一侧塌供邸凉钰坐着,绣玉身上的药性已经弥漫了全身,身体酥软无力,攀在邸凉钰的身上。

十一和十二直直跪在地上,不由邸凉钰多说。

“这是做什么?”绣玉纳罕。

“保护夫人是属下的责任,如今夫人安危有虞,是属下办事不力。”十一掷地有声,仿佛在说的不是自己。

十二神色坦然,“属下即刻回去去度七那里受刑。”

这一来二去,绣玉全都明白了。十一和十二因为对她保护不力,所以按邸凉钰底下那一套的规矩,他们应该受到刑罚。

“没有,是你错怪他们了。”绣玉扯了扯邸凉钰的袖子,解释道,“当时是我没有让他们跟着我的,情况紧急,那两个壮汉肯定有猫腻。”

若是暗卫跟进去了,那喜房里的秘密就很难暴露。

邸凉钰凉凉瞥了她一眼,指尖挑了一下,风刃划过十一的面颊,落下一道血痕,“自己说。”

“夫人让属下莫轻举妄动的时候,属下觉得此举对千岁爷有益,并未跟上。”十一敛眼,“之后属下见前院有异样便查探了过去。”

好嘛,绣玉明白了。

原来她出了房门以后那么多人追她,保护她的暗卫却迟迟没有出来替她解围,是因为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将她放在心上,他们一心念着邸凉钰此行的任务。

“你们觉得保护我是很丢人的事。”绣玉睨了一眼底下的人,“是吗?”

底下的人不说话,是默认了她的话,绣玉轻笑了一声。

“回去受罚,牢记邸家的家法。”

家法这两字一出,绣玉见十一和十二两人伟岸的身躯几不可见地颤抖,而后面无表情应了“是”,便飞身回去了。

院子里面暂时便也只剩下绣玉和邸凉钰两人,还有暗处不可见闻的暗卫。

邸凉钰将绣玉抱进屋中,引气入体替她解了药性,旋即便转身离开。

“邸凉钰。”绣玉看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邸凉钰背影顿住,“我原先以为你坏,可从来都不是针对我的,相反你会保护我,所以我觉得没必要对你坏。可是我现在发现也没有必要对你太好。”

“真的,要是对你太好,我就觉得委屈。”

邸凉钰嗤笑一声,跨步往前走,开门的时候余光一扫,见绣玉的眸子在憧憧的烛火摇动下,闪着晶晶亮的光芒。

见他看过来,绣玉有所感应,骄傲地将脸别开,看向床头,“要走赶紧走,别在姑娘我面前碍眼!”

邸凉钰将半开的门合上,慢慢走到绣玉的跟前,幽幽瞧着她,“怎么了,对本座耍小性子,想本座哄你?”

绣玉一听这话,顿时被气笑了,“笑话!我是谁,我是公主,上赶子要来哄我的人从南朝排道北朝都数不清!”

她随手拿起一个枕头作势要甩过去,脱力的那一瞬间却忍住了。“走啊,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她并不是消气了,而是心里门儿清,自己生的闷气是无缘无故的。方才她遭众人围追堵截,是十一和十二失职,这并不能怪邸凉钰。

她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只是此刻觉得分外委屈。

邸凉钰没有走,安静地看着她,眉尖轻挑。

绣玉背过头将要掉下来的金豆子擦了干净,而后站了起来,拔下来自己头上的簪子,仰首看他,“之前在学堂我不跟你一块儿进去并没有半分嫌恶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多认识一些人罢了。可这也是我的不对,我是你的妻子,不该丢下你,我知道的。”

“军饷藏在嫁妆里,藏在喜房里面的暗墙后面,这是钥匙。”她将那根簪子递过去,“算作是我的赔罪。”

闭口不谈在喜房里面遭受过的事情,也不想说这钥匙是从何处得来的。

邸凉钰没有收,绣玉便点了脚尖将簪子插在他的头上。邸凉钰天生好颜色,可戴上这根梅花簪子不伦不类的,绣玉看了一眼,憋得闷气一下子破了功,嘴角微微上扬。

很快又收起了微笑,跛着脚一瘸一拐往外走。

邸凉钰长手一身便勾住了绣玉大红的腰带将她往后带,她哪里想到他会这样做,后退着踉跄到了他的怀里。

“想看焰火吗?”他声音低凉。

“什么?”

绣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邸凉钰却不肯再说了,绣玉侧眼一看,只见他精致的眉眼是微微的不自然。

他是在,向她示好么?

“再说一遍,听不清啦!”绣玉将手扩在耳边,做喇叭状。

“聋了回去看大夫!”邸凉钰咬牙切齿。

这时候,度一推门而入,“爷,人追到了”

抬眼一看,自家千岁爷抱着夫人,面上是羞赧的不自然,头上还、还歪歪斜斜插了一根梅花簪子,一张脸黑得不能再黑。

看着他的眼睛恨不得将他给活生生吃了。

度一眼观鼻鼻观心,多年暗卫的修养使得他憋住了笑,“爷,人就在天香楼旁边的钟楼顶楼上,此刻他应该在和灵灯教的少主进行接头。”

说完他就不抬头地转身离开。

“等一下。”邸凉钰说的极为缓慢。

度一微笑的脸庞也慢慢僵硬。

下一刻他的头上重了一下,“东西在喜房内,拿着钥匙,把东西一点不少全都给本座搬空了。”

度一松了一口气,应了“是”,步履沉着走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见落公公不知何时来了。

“里面如何了?”

度一想起方才所见的情形,不禁想要笑出声,但是又费尽憋了回去,整张脸是青红交接。

“怎么了?”落公公见状,知道这两人算是好了,笑吟吟问着。

度一摇摇头,声音有些怪异,憋了几个字出来,“公公没事,属下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除非忍不住,否则是不会笑的。”

“给咱家滚!”里面传出一声尖细阴柔的声音。

“得嘞!”度一拔下头上的簪子,应声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