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饷

小说: 嫁给病娇死太监冲喜 作者: 彼其之子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3:59 字数:2299 阅读进度:21/26

接下来的五天里面,绣玉日日都会去邸凉钰的殿里面找他,可要么是他早早地上朝了,要么是外出办事了,不论是什么原因,就是不见人影。

绣玉咬牙,皇帝都没有他忙!

早早上朝是吗,那既然会上朝,就一定得从千岚殿出来吧。

出门办事,早晚也得回来吧。

跑得了和尚,可跑不了庙。

“我就在这里等他,不见到你们千岁爷,我就不回去。”这天下午,绣玉大言不惭,盘腿坐到地上。

留守殿外的方公公一脸赔笑,“夫人,你这是何必呢,若是伤了身子,奴才受不了这个罪呀!”

“那公公就告诉我,你们爷去了哪里!”

方公公哑然,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让人给她拿了一张厚实的毯子。过了后半晌,暮色熔金,夜色四合,方公公接了一只信枭,认命地来到怏怏的绣玉跟前,“夫人,您回去吧,爷说了今日不回殿内。”

“那他去哪儿了?”

“这奴才也不知道啊。”方公公支支吾吾。

绣玉气得猛地站起来,但是站的太快,眼前一黑,她扶着墙壁将毯子狠狠扔在地上,“又不回来,这是躲我呢!”

这么小心眼,果然到哪里都一样,不论南朝还是北朝,都是唯男子与小人难养也!这一两天也就算了,这算算日子七天都要过去了,邸凉钰还是跟躲了瘟神一样闭而不出。

他这怄气的时间,真的是和老太婆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

绣玉负气斗狠,抬起脚狠狠踹了一下殿门,“咔嚓”一声,门没事,她自己的脚给崴了。

方公公紧张地要去传太医,绣玉挥挥受,满不在乎,“小事”,随手把脚踝一正,踏着夜色便走了,留下方公公叹了一声,夫人真乃奇女子也。

绣玉负着头,扯住自己腰间的玉佩,漫无目的地走着。

其实邸凉钰不在,她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她原以为,自己来到北朝,不仅要帮找藏宝图,也要帮长公主做事,而且还要应付邸凉钰这个人。

可是现在,事情变得很简单,很简单,她所有的事情都在围绕着邸凉钰。

邸凉钰都不见她,那么绣玉就什么都做不了。可什么都做不了,只让她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废人。

如果什么都做不了,那么她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所以她很慌张。这是她觉得这几天以来自己惶惶不安的理由。

“夫人,怎么身边没有人跟着呢?”是熟悉的声音,尖细但是慈祥。

抬头一看,正是落公公,绣玉往旁边一看,没有看见那个人。落公公精明得很,一下子便看出了绣玉的想法,“爷今天是真的有事。”

落公公说的话,应该就不是假的了,绣玉的眼睛明了又灭,叹了一口气提裙欲离开,可踌躇一番又叫住了落公公。

“公公,我前几天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她抿唇,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错了,公公我知道您在千岁爷心中更似一个亲人,您肯定知道我怎么做他才会原谅我,落公公,您能帮帮我吗?”

绣玉合掌,眉头紧皱,看着落公公的眸子亮晶晶的,像一只小猫儿一样。落公公哑然失笑,看向绣玉的眼睛多了几分柔和,“夫人”

知道他可能婉拒,绣玉又拜手,“求您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夫人,奴才是想说爷在神武街上呢。”落公公解释道。

虽是平时弯腰哈背,可是举手投足却有一般人终生难有的生杀予夺的淡定从容,说起话来也是不紧不慢,让人十分信服。

绣玉抬眼,他这是答应了?

“天晚了,天晚了,让十一和十二跟着,会安全一点。”他递过来一张令牌,专门用于宫禁之后皇城办事专用的。

“谢谢。”绣玉诚心道。

“夫人去吧,早去早回。”落公公提醒道。

绣玉朝他恭恭敬敬做了个礼才离开,身后树梢微动,有两个影子应声飞出,跟在绣玉身后。

拿着令牌,她很顺利地出了宫门,到了神武街上,可是到了街上之后她才傻眼,方才忘了细问,邸凉钰到底在街上的哪里,这街这么长,若是挨个挨个人找,便是找到天明这时间也不够。

前面锣鼓喧天,红马招摇,一顶大红花轿的后面跟着十里红妆。

“嚯嚯,这谁家的姑娘,这么多的嫁妆!”

“啧,这是贵妃身边的大丫鬟明珠,到了年龄出来嫁人,听说贵妃疼她,挥挥手给了十里的嫁妆”

贵妃的丫鬟成婚,这么大的阵仗,绣玉直觉邸凉钰外出与此事必定有关,就悄悄跟在嫁妆后面。

方才脚踝脱臼,虽然正了回来,但是仍旧刺痛敏感,所以脚下触觉异样的时候,绣玉低头看了一眼,却拾起了一块官银。

是的,她没看错这是北朝的官银,看银子上的标记,这应该是----军饷!

她瞧着这十里的红妆若有所思,原来这丢失的大量军饷,在这里啊。幕后之人想借着嫁妆,将军饷堂而皇之地运走。这红妆又是贵妃准备的哎,怎么这么多事儿,她不过出来找个人。

不过既然和军饷相关,那么邸凉钰应该就在不远处,说不定他就在新郎家里面等着嫁妆呢。

这时候,长长的人马忽地停了,是新娘羞涩挑帘子,道自己要出虚恭,这守门的两个嬷嬷左右对视一眼,最后派了一个人跟着新娘子下了轿子。

附近没有茅厕,明珠寻了一处隐秘的树下,装作脱裙子的时候红着脸,让嬷嬷回了头。嬷嬷背过身以后,明珠神色一厉,眼色泛红,摘下朱钗就要朝着那嬷嬷刺下去。

“你不管你自己的家人了!”绣玉夺过她手中的钗子,低声道,“你若是杀了人跑了,你以为你的家人会怎样!”

“可是我怎能将余生交给那样一个畜生!”明珠双眼含泪,但是又被绣玉说得动容,“我能怎么办,我惹怒了贵妃,她想让我死,可我想活着”

绣玉眼神坚定的看着她,“姑娘,若你相信我”

***

那位嬷嬷等得不耐烦,“好了没有,快一点别误了时辰!”

“嬷嬷,这就来了。”新嫁娘盖着红盖头,声音软软地走了出来,跟在嬷嬷后面上了花轿。

锣鼓喧天,唢呐撞街,招摇的大红人马又摇摇晃晃,若一条火龙前,缓缓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