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

小说: 嫁给病娇死太监冲喜 作者: 彼其之子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3:45 字数:4454 阅读进度:8/26

绣玉方才让邸凉钰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若是想要安身立命,暂时是不能回去的。

她漫无目的地在花园的内院里面转着,逗逗花弄弄草的,心里想着弯弯绕绕。

是不是一开始打的算盘错了,她在想,一开始她的打算是在北朝有立足之地,让邸凉钰对她另眼相看,由此一步一步攻心为上。

可是现在看来,应该不太适用。

邸凉钰为人阴险狡诈哦,骄傲腹黑,在他允许的范围内,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允许绣玉跑来跑去,可若是她胆敢越过雷池半步,迎接她的,不会是多么好的下场。

绣玉知道,是时候想一想别的法子了。

毕竟在一年之内,在北朝获得一席之地,是很难的事情。即使她现在傍着邸凉钰,起点很高,可若是邸凉钰不愿意,她随时可以跌落尘埃。

所以归根到底,所有的重点都指向一个人,那便是绣玉如今名义上的夫君,邸凉钰。

绣玉尽管本人看上去是一只柔软的小白兔,可是到底是在南朝长大,根深在骨子里面的女子为尊的骄傲,使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成为一棵柔软的菟丝花。

绣玉心乱如麻地走着,忽然听见后面一声惊呼。

跟在她后面的青玉踩着石头,仓皇间就要摔倒,绣玉眼疾手快搂着她的腰,将人稳稳地带进怀中,悠然转了一圈才止住惯性。

见青玉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尽是惶恐,还没回过神来,绣玉神色关切,“可有大碍?”

不知不觉间,她的语气戴上了在南朝时一贯的沉稳矜贵,柔软的声线也带了低低的磁性。

青玉还没回过神来,就见绣玉轻轻拿着食指堵着她的唇,对她说:“不要说话。”

绣玉一心只注意到假山后面的师云儿和长公主,全然忘记自己正以一种多么亲昵霸道的状态抱着青玉。

青玉的腰还紧紧地被绣玉紧紧扣着,方才慌乱时她抓着绣玉衣袖的手也未松开。鼻息间是绣玉身上好闻的茉莉香味,清冷而又柔和。

望着绣玉认真而又柔美的面庞,青玉此时不知为何,感觉有些羞赧。

长公主慈爱地拿着师云儿的手,将赵嬷嬷递过来的红石榴金步摇递到她的手里面,“云儿,本宫听说你前几日遭到绑架,很是惋惜。”

说着,她也很应景地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不过天涯何处无芳草,太子虽说是人中龙凤,但日后总是要荣登大宝的,彼时佳丽三千,六宫粉黛,总是新人换旧人的,以你的容貌才华,一辈子没在深宫里,本宫真的是替你不值。”

师云儿把玩着那只金步摇,心底里面不由得冷笑。

成为太子良娣,我自然有法子成为那母仪天下的人,新人笑,旧人哭的,便随他们去。

长公主面上尽是惋惜之色,就像是苦苦劝着儿女的母亲,“这天底下的良人多了去,想必你也是想开了,才想着来这次小宴。”

她纡尊降贵,替师云儿斟了一杯茶,“你同本宫一向亲近,也知道承暨是个怎样的人,你若不嫌弃”

“我若是嫌弃呢?”

师云儿不疾不徐喝着茶,打断长公主的话。

“什么?”

长公主一度怀疑自己是听错了话。

“殿下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您先前使了那样恶毒的法子叫臣女去不成桃花小宴,失了成为良娣的机会,如今又打着惋惜的棋子将四皇子说与我,若是臣女真的一无所知,怕是今日是真的对您的恩惠感恩戴德。”

长公主眉毛拧着,嘴角微微下沉,可见隐隐怒气,“啪”地一声,她将茶壶在桌子上一拍,淡青色的茶水溅了一桌子。

“师云儿,你在说什么,你怀疑那天的事情是本宫做的?”

“是不是您做的,您心中不明白吗?”师云儿反问。

长公主怒不可遏,一下子立身而起,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方才两人笑意盈盈地相互敬茶,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已经针锋相对,这北朝的女人啊,也是颇有气势的。

她二人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很难听清说些什么,很快又听见师云儿拔高了声音,“千岁爷与王妃感情有多好,您方才也是亲眼见着的,若是他做的,何必要一道绑了王妃?”

“那不过是邸凉钰的伪装”

师云儿是铁了心与长公主决裂,声若寒冰,“九千岁为人卑鄙人尽皆知,杀忠臣,宠宵小,那一件不是拿在明面上光明正大做着的,何必这般遮掩?”

闻此,绣玉狠狠地点点头,心里面百味杂陈。

原来坏到极致,也是一种优点啊

“再者,师家跟在您身后,替您做尽了腌臜事情,这一点上,千岁爷倒是比您坦荡得多。总之,师家日后还是听您的差遣。”她声音顿了顿,毫无感情,“只望长公主对我师家多谢坦诚相待,莫教我那没有自知之明的爹爹伤了心!”

师云儿最后落落大方起了身,款款行了一个万福礼,便甩着袖子离开。

绣玉倒是若有所思,听着最后那番话,长公主与师云儿的爹爹,倒是有一层说不明道不清的关系啊

“夫人”

听见怀中细若蚊呢的声音,绣玉才发觉自己还搂着青玉的腰,方才为了谨慎便一直没有松手。

见青玉小脸通红,绣玉忙问,“怎么了,生病了吗?”

青玉退开身子,头低的不能再低了,“奴无事,多谢王妃挂碍。”

绣玉“扑哧”声笑了,这北朝的女子当真是温软似水,真叫人心生怜爱,看着心就软了一塌糊涂。

若是她也软一软性子,邸凉钰不晓得吃不吃那一套,说不定可行呢!

那边长公主气的也很快就走了,绣玉也不遮遮掩掩的,径直走过去坐到桌子上,替自己斟了一杯茶,优哉游哉地喝着。

反正不急着回去,且教她偷一个浮生半日闲吧。

“夫人,您是不敢回去吗?”

听见青玉这试探的问,原本正要咽下去的茶不知怎的就呛着从鼻子里面流了出来。

“咳咳!”她手忙假乱地擦着满脸的狼藉。

青玉见此也细心温柔地替她擦完嘴角的水渍,温声道:“夫人您慢些。”

绣玉之前从青云那里旁敲侧击地问过,从她那里套出来那几个长公主送过来的丫头里面。只有青玉一个不是长公主的眼线,是临时拨过来充数的。

必要的时候可以当做替罪羊使,替那些露馅的眼线挡一挡风头。

总体看来,是个干净的人。

刚好绣玉也有在这里培养一个心腹的想法,便有意无意地对青玉亲近一些,所以相对于其他丫鬟来说,青玉这个丫头在她面前胆子大一些,知道的东西便也多一些。

方才她逃出来的时候,也只对青玉使了一个眼色。那丫头机灵,一下子便懂了她的意思,从她后面便追了上来。

“原来夫人那日让劫匪将自己一起抓走,是为了脱开千岁爷的嫌疑,夫人和千岁爷真的是鹣鲽情深呢!”

青玉取笑着,绣玉却不以为意,“是啊,我将心都掏给他,只盼他回头看我一眼。”

声音清苦,泫然欲泣,说着说着便拿着小手绢抹着眼泪。

“夫人不必担心,您真心对千岁爷,总会得到回报的。奴不知道别人怎样,但是若是您用心对待的那人是千岁爷,那便一定是真心的,百炼钢化成绕指柔,总有一天会是拨开云雾见月明的。”

小丫头说的头头是道的,就好像是个中老手,久经风月一样。

绣玉正要揶揄,就听得后方传来一声尖锐的女声,“竟然是你!”

绣玉回头看,之间一位丫鬟一样打扮的人躲在假山后面,不知道听了多久了,眼中尽是得逞的笑。

“是你们绑架的我家小姐,我这就告诉小姐去!”

师云儿的丫鬟?

她都听见了?

青玉面上是自责的神色,方才是她多嘴了,才将话头露了出来。绣玉轻轻用手拍了拍她的手背,暗示她不要责备自己。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能不能不要告诉师云儿?你知道我是谁,我什么都有的。”

绣玉一双眼睛清凌凌的,对着绿云循循善诱。

绿云得意洋洋,幸亏自己的荷包丢了专门回来找,要不然撞不见这惊天的秘密。

是千岁王妃舍身,为了算计自家小姐将自己也给搭进去了。她若是将此时告发给小姐,小姐一定会对她另眼相看,将她提拔成身边大丫鬟。那就可以代替绿乔在小姐心中的位置,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竟还有一件了不得的事情,这位身份尊贵的公主,居然真的屈尊降贵,爱上了一个太监,多可笑的事情。

绿云看绣玉的眼神多了一丝鄙夷,“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和太监对食罢了,真以为自己多尊贵。”

后来她又自顾自“切”了一声,这声音在绣玉听来格外刺耳。

她笑意盈盈地,将头上的芙蓉金玉瑶摘了下来,递给绿云,“就当姐姐求你了,不要告诉你家小姐,日后你想要什么,只管找我就是了。”

这只芙蓉金玉瑶看上去格外引人垂涎,芙蓉轻巧,真若刚刚出水一般,嫩生生的,再由底下的金丝一圈一圈匝着,看上去金贵得很。

绿云看得眼睛都直了,这样的好东西,不要白不要了,大不了过河拆桥罢了。

“什么玩意儿,哼!”她一边说着,一边还又伸了手。

谁料到手的并不是预想中的东西,而是一阵极大的力道。

“唔!”

绣玉紧急捂着她的嘴,一手死死地钳着她的手,但是绿云的力气实在太大,绣玉有些吃不消,回头对目瞪口呆的青玉低声吼道:

“愣什么,过来帮忙!”

青玉愣了一下,连忙上前去按着绿云,因为有些慌,手有些抖。

绣玉不慌不忙,气定神闲,紧紧地按着绿云的口鼻,很快,绿云没了动静。

大概是死有不甘,绿云面色狰狞,在暧暧的天光下,面容透着一丝惨白的颜色,格外瘆得慌。

“晦气!”

绣玉低低哧了一声,随脚就要把人踢假山下的湖水里,想了想,回头道,“青玉,把你的香囊给我。”

青玉的香囊是从长公主府中带回来的,样式绣纹都格外别致,带着一些南朝苗疆的风格。

绣玉躬身将香囊缠到青云的手指上,确定系得牢牢的,才将人推下水去。

水中咕噜咕噜冒了几个泡,晕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而后便又恢复了宁静。

晚风吹来,撩开一些水纹。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绣玉回头,看见青玉面色有些慌,她拿手抬起青玉的下巴,悠悠问着,“怕了?”

青玉狠狠摇摇头。

“很好,我累了,陪我回去吧。”

青玉称是,唯唯诺诺跟在身后,正出花园的时候,有人叫住了她,绣玉回头一看,正是云樾。

他瞧着她,像是有些话对她说。

青玉很识趣地离开了。

云樾较刚刚有所不同,怀里面抱了各式各样的花,品种不同,各有风情,想来是那些个贵女们送的。

见绣玉盯着他瞧,云樾有些局促,面上泛红。

他腾出手将手里面的双响镯子还给面前的女子,奈何手中的花太多了,刚把东西还了,手中的花儿便哗啦啦就了许多。

有两三只蔷薇正巧就落在了绣玉的手中。

那蔷薇小巧可爱,绣玉情不自禁地低头轻嗅,露出了洁白修长的天鹅颈,晚风轻轻飞过,将云樾手中的花瓣裹挟到了绣玉的脖颈。

鬼使神差地,云樾忘了男女有别,伸手替她拿走了那片花瓣。

感觉到温热的触觉,绣玉抬头,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优雅不失礼貌地退了两步,轻轻颔首以作谢意,而后便离开了。

高阁上,邸凉钰慵懒地看了一眼地上瑟瑟发抖的兵部侍郎,手里面的折子随手一扔,就在那人的额角砸出一个血窟窿,血水哗啦啦流出来。

即使如此,那侍郎也是跪在原地,动也不敢动,连血糊了眼睛都不敢伸手擦一擦,身子抖得跟个筛糠似的。

邸凉钰倒也不急着接着判他,而是又将眼光落在了那假山后面。

只见云樾拿着一片花瓣放在鼻尖,轻轻地嗅着,嘴角漾起微微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