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定三生

小说: 嫁给病娇死太监冲喜 作者: 彼其之子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3:45 字数:3267 阅读进度:7/26

不过看着看着,绣玉瞧出了一点不一样。

这册子里的男人,好像都少了一个玩意儿?

这这跟她想的那个好像不太一样

绣玉两眼睁得圆圆的,看着册子不说话,好像发了呆,连邸凉钰的话也不回。

邸凉钰看得好笑,拿手指扣了一下绣玉的额头。

“怎么,丫头,这么入迷啊?”

绣玉问得坑坑的,一句话都说得不完整,“千岁爷,您不觉得这册子有些不一样?”

说着,她用余光偷偷瞅了他一眼。

难道说,他好这一口?

也是,身居高位,难免思想扭曲,有一些难以启齿的爱好,这些绣玉见得多了。

南朝的许多女官看上去冰清玉洁,严肃端庄,其实私下里各有各的爱好,养娈宠,饲女童什么样的她没见过?

如今她猜想的这个,不过小巫见大巫罢了。

邸凉钰随着她的手指看去,目光微沉,“确实。”

她以为他终于发现了这册子的异样,只盼着他赶紧将这册子合起来,却不想他只是略有沉思,即刻眼睛便亮了起来。

“这椅子,倒是百无禁忌,库房里面倒是有一把,你若是喜欢,本座差人给你送过去。”

绣玉:

她就不能指望他想出什么正常的东西。

长公主已经两三次,将冷冷的眼刀送过来,刺得绣玉如坐针毡。

绣玉倒是不怕她,不过与这眼下她还是有求于她。所以暂时绣玉还不能让这位长公主失去了面子。

得要赶紧让这个老妖孽将自己放了下去。

“千岁爷方才是说这册子是西域送过来的,听说西域能人众多,尤其善于艺术创作?”

听说搞艺术的有时候一时兴起也会画画一些仕女图,春宫图但是为了显示自己的作品是艺术品同一般下三滥的小黄本不同,总会是在细节上做一些标志性的创新。

说不得这本册子的与众不同就是哪位画师的标志虽然这创意之处有些尴尬,但是绣玉想不出编什么了。

邸凉钰百无聊赖地用指尖缠着绣玉的柔软的发梢,而后随意翻过一页,“艺术吗,还行吧,一般一般,勉强入入眼,打发打发时间。”

一般一般?

方才将这册子吹上天的是谁?

他倒是脸不红心不跳,云淡风轻地匡她。

绣玉一本正经地按着他的手,合上那本册子,一字一句道:

“是艺术请勿打码,是秽籍请勿传播。”

邸凉钰盯着她看了半晌,看得绣玉心里发慌。但是她依旧是迎着小脸直直地看着他,丝毫不畏惧。

一贯像是固执的小孩子想让家长肯定自己的想法。

“说的倒也不错”

绣玉松了一口气,就要下去。

没想到下一秒她便又被一双猿臂紧紧裹住素腰,被人拖了回去。

她眼睁睁看着邸凉钰从袼丝垫子下面慢悠悠地又拿了一本。

一本春宫图

这厮居然将这样的东西随处放!

“原本想着凶猛一些的受不住,便拿了普通一些的册子叫你瞧一瞧,谁知你勇气可嘉那便同本座一起瞧瞧这一本,新近送来的,只看了一两页”

他翻开一两页,绣玉瞧了一眼便别开了眼睛。

这一本,不但比上一本动作大胆至极,而且其间人儿的私密之处描绘的更是栩栩如生不堪入目

这这、污秽至极,还有,谁勇气可嘉了!

邸凉钰轻轻咬了她的耳垂,绣玉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

身后低凉的声音魅惑入骨:

“离近一些,本座与小王妃新婚燕尔,如胶似漆,可得让别人都看好了。”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这谣言,还是她亲自写信给风致托他传的。

绣玉瞧了一眼座侧的长公主,她的脸黑得已经是不能够再黑了,仿佛拿一只狼毫毛笔蘸一蘸都能够写诗作画了。

邸凉钰与姨母之间,是有什么世仇吗?

这时候,只听得外间传来一阵惊呼的声音,绣玉也抬眼望去,只见两位像是寺庙里的小师父走了进来。

皇后一向喜好礼佛,如今这般宴会也是打了佛理的由头,请一两个寺庙里面的师父,为这些贵女们解惑也是正常的。

她也听说了,这一次皇后专门从青城寺请来了几位深谙佛理的师傅,为皇子和贵女们解惑。

可是喧哗的声音那样大,北朝的人对佛道这样狂热吗?

绣玉再往后看,便明白后面那群贵女的花痴是为哪般。

那两位小师父后面跟着一位朗朗少年,手持一本佛书,身着一身白襕衣,宽大的锦缎袖子上是泠泠的青竹滚边

瑶瑶望去,似是一副渺远的江南葱茏山水画卷中的公子施施然走了出来。

见他来了,长公主冰冷的表情才有所缓和,像是同他是旧相识,礼貌颔首,“云樾公子来了。”

他也温和地弯腰,向着长公主作了个揖。

饶是绣玉阅人无数,面对云樾那张脸,也愣了片刻,心道怨不得那些贵门女子也为他如痴如醉。

随后她的腰间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像是被凶狠蛮横地大黄蜂狠狠蛰了一下,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即刻便从对美貌的沉浸中清醒过来。

那边那位云樾公子也听见动静转过头来。

“丑人多作怪!如今什么人都敢进青城寺了。”

邸凉钰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声。

丑?

若是说面前的这位云樾公子丑的话,那怕是天下就没有好看的人了。

不过,邸凉钰天生眉眼生了曼殊沙华,若不是整日阴阳怪气的,也可平生万种风情悉堆眼角。

约莫他长得是比云樾公子俊一些也未可知?

尽管院子里的人因为邸凉钰的话对他投来异样的目光,但是云樾毫不在意邸凉钰的话,走到他面前行了礼。

邸凉钰迟迟不说话,一心专注于自己的小黄书,只是晾着云樾,像是有意为难他。

长公主的眼光像是风刃一样射了过来,绣玉顶着两边莫大的压力,唇颤着说了一声:

“小师父,请起来吧。”

云樾点了点头,便欲走开,但又想起了什么,回来问了一句:

“敢问千岁王妃,可是南朝的端康公主。”

“正是。”绣玉纳罕,但是如实回答,“小师父听说过我?”

他含笑摇了摇头,声音十分温柔,如琳琅环佩相击,道:“不过前几日算了算卦,算到了公主罢。”

算卦?

倒是新奇。

绣玉来了兴致,“敢问小师父,算到了什么?”

“嗯,在下技艺不精,但若是公主想听,便就献丑了。”他谦虚道。

能让青城寺以礼相待的人,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献丑这两个字,约莫是他谦虚惯了。

“在下算到,公主一年之内,事事顺意,心想事成。”他笑着看她。

事事顺意,心想事成?

这是那些方外骗子招摇撞骗用惯了的说辞,不过由他说出来,绣玉的心便安了许多。

她的心愿只有那一个。

她这段时间将千岚殿上上下下发了个遍,却连藏宝图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她借着由头去邸凉钰的书房,除了让他逮着机会咬两口,是在找不到什么机会去仔细查探。

最大的可能便是东西藏在他的书房里但是这比登天还难。

只愿如同面前人所说,心想事成。

“哦。”绣玉若有所思。

“还算了一卦,事关公主姻缘。”云樾不急不缓说着。“在下算到有一人,与公主缘结红线,情定三生”

姻缘?

绣玉可不敢让他再说下去。

若是他算得那一卦是准的,算得出她缘定三生的那个人便不是邸凉钰,她同他只是逢场作戏,这事情便一下子坏了。

“小师父”绣玉话还没说完,便觉得腰间传来一阵凉意。

低头一看,果然是他将自己的腰间的绦给挑开了。

幸好是被书挡住了,以云樾的那个角度是看不见的。

绣玉恼羞成怒,在千岚殿她由着他便是了,这光天化日的,他也要作贱她吗?

若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绣玉装作手滑,丢了自己的双响红玉镯子,趁着云樾弯腰去捡的时候,一下子将邸凉钰的手从腰间搬了出来,狠狠咬了一口。

那一口咬的太狠,丝丝渗出了血迹。

旁边的青云看的是胆战心惊的,这在她看来,是近乎作死的行为。

近处所有的暗卫几乎都将手按在了腰间,血滴子几乎一触即发,但是没有收到邸凉钰或是落公公的命令,所有人都按兵不动。

对于这一切,绣玉毫不知情,手下的一串动作是虎虎生风。

而后趁他吃痛,脚底抹油,捂着裙子马上逃了下来。

云樾将东西拾了起来,却见眼前已经没有了人,澄澈的眸中是一片疑惑。

邸凉钰瞧了自己手上一排整齐的牙印,眼中是死人般冷冷的温度,没有一点活人气儿。

随后他若无其事地翻阅着手中的册子,冷冷将云樾晾在了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