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宴

小说: 嫁给病娇死太监冲喜 作者: 彼其之子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3:44 字数:2502 阅读进度:6/26

上一次师云儿错失了桃花小宴的机会,故而成为太子良娣的机会也便拱手让人了。

是以这一次皇后以探讨佛理为由办的一个私家小宴,是她千万不能失去的最后一次机会。

这次小宴明面上是为了探讨佛理,其实是为了给其余几位皇子择选侧妃所用的,因着那几位皇子并不是皇后嫡出,皇后对此也并不上心,只是给各家小姐递了请柬,她本人并不打算参加。

但是这小宴一定是要有人来坐镇的,宫里面若数除了皇后意外地位最尊崇的女子,便也就是那位九千岁新娶的王妃了。

是以当绣玉接到皇后的请柬的时候,额角不由得一跳。

“夫人不想去便不去,多大的事情都敢送到千岚殿里,真当千岁爷的脾气好了,这样的活儿都送到这里。”

青云倒是不在乎。

绣玉把那个请柬翻过来覆过去的。

去,肯定是要去的。

她那日说的话邸凉钰未必全信,要想得到他的信任,光靠她这身血,肯定是不够的,她需要在北朝站到一个足够高的高度。

即使不能够和邸凉钰比肩而立,但是最起码,她要成为他身边最值得信任的人。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哥哥的病始终是一个无法确定的事情,她要尽快获得邸凉钰的信任,从他的身边找到藏宝图。

找到藏宝图所指的东西,哥哥才能够得救,她和哥哥才能够逃脱他们原有的命运。

无论如何,一年之内,必须要拿到藏宝图,带着哥哥逃出来。

“去,自然是要去的,免得你们家爷又嫌弃我什么事情都不做,说什么不养废人。我看他那风月渡养了一院子公子夫人,却从来没见他说什么不养什么废人!”

青云见绣玉面色不虞发着牢骚,像是怒了,连忙替邸凉钰开脱:

“那都是许久之前的事情了,如今爷已经很少去了。院子里的那些公子夫人散了之后也没地方去了,所以这风月渡便也就不散了。”

说着,连青云自己都心虚了,也不知道怎么圆。

这事儿,是爷做的不地道。

可是爷做的不地道的事情多了,总不能日后桩桩件件都要她来向夫人解释吧。

左右青云自己也不是个多地道的人。

小宴其实并不劳烦绣玉费心,皇后早就已经将宴会举办得妥妥当当的,绣玉只消去那里坐上一座,震一震场子即可。

宴会就在后花园,听说这一次长公主也在。

正是春日,皇宫的御花园万花争艳,也正衬得这场景,各位官家小姐打扮的像是花一样,可不就是这春日里的百花争奇斗艳?

皇后为了显示自对这场宴会的重视程度,专门把自己温室里养着的金牡丹给端了出来。

金黄色的牡丹格外引人入目,反复交叠的重瓣,是绸缎般富有光泽,三月暖暖的风一吹,便敏感地轻颤着流苏般柔软的花穗。

绣玉知道,皇后是端庄大方,格外重视几位皇子,可若是真的像看上去那样上心,便也不会让绣玉过来替她坐场子。

在皇后的眼里,除了她那矜贵的太子是高高在上的,其余的几位皇子大概都是些不入流的庶出子,哪里由得她出场。

绣玉踩着点儿到,谁知道一眼便瞧见了半倚在正中的那桩金丝楠木太师椅上躺着那只妖孽,招摇地将腿跷在一个小太监的背上。

一只手搭在另一只弯起的腿上,另一只手拿着一本书卷,不知道在看着什么,神色有些苦恼。

旁边坐着的长公主面色不悦,但也只是浑身冷若冰霜,一声不发。

底下一众小姐们都跪在地上,脸色惨白,噤若寒蝉,一动不敢动,活像是见了恶鬼一样。

那些皇子们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连茶也不敢喝,偶尔一两个较小的皇子往他那里偷偷看一两眼,也跟耗子见了猫一样,瑟缩地蜷在椅子里面。

后背挺直,活像是见了学生见了老师一样。

“怎么了?”

绣玉疑惑地问。

邸凉钰见她来了,看了她一眼,笑道:“丫头,过来。”

他换了个姿势,将手枕在脑后,跟个吊儿郎当的二世祖似的。

简直把这里当做自个儿的千岚殿。

绣玉一头雾水,走到了他身侧,又问了一声,“怎么了?”

“能有什么事,不过是来这里瞧一瞧年轻人的热闹,便将他们吓成这个样子。”他凉凉扫视了一下底下的人,冷冷嗤了一声,“还是小太子中用一些,怎么说也不带低头的。”

底下的人听了更是抖如筛糠。

绣玉扶额,回头含着笑意说了一声,“外院的牡丹开的甚好,不若各位去外院转一转,想来难得聚一次,姑娘们定是有许多话要说的。”

绣玉的话一出,底下的那些人就像是得了救星的照拂一样,松了一口气,逃也似的到了花园的外院。

也有一两个胆子大的,留在内院。

绣玉很是头疼,本来想着趁这次机会与各位皇子小姐亲近亲近,打一下裙带关系的,这下倒好。

这妖精一来,这些个人全都被他吓跑了。

邸凉钰一把把绣玉拉到椅子上,绣玉一个没注意,就坐进了他的怀里面。

“许久之前西域来的使臣送了本座一本册子,韬略经纬,本座认为乃是当时之瑰宝,得之可得天下,本座寻思着让你也瞧一瞧,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

绣玉瞧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睛,也不似作假。

这样玄乎的东西,难不成是藏宝图?

绣玉摆正了表情,瞪大了眼睛,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在瞧见册子上光着身子交缠的两个小人时,绣玉猛地往后躲。

“啊!”绣玉连忙捂住了眼睛,这个变态,众目睽睽,广天白日,竟然竟然在看春宫册子。

还什么韬略经纬,当时之瑰宝,得之可得天下忒!

不要脸!

就是个不正经的色色的老妖精!

“你!”

他的手白净修长,就这样将绣玉的嘴捂得严严实实。

绣玉的鼻息间都是他身上浓郁清冷的香味,耳后传来了低低的声音,“夫人莫急,这人伦大理,早晚你同本座是要一同探讨探讨的。”

他的双臂将她围起来,而那本册子就放在绣玉的身前,为了不让底下的人看出破绽,绣玉也只得睁着眼睛看着。

实际上耳垂红得都要滴血了。

“你瞧这一个好不好嗯,本座觉得你这样子,是不是会不舒服?”

“唔”

敢情他刚刚苦恼的表情,是在想这个!

“等你大了,便试一试?”

又一声悠远的“唔”。

等我大一些了,我早就卷着藏宝图跑了,你只管跟你那一院子的公子夫人做吧。

不过看着看着,绣玉瞧出了一点不一样。

这册子里的男人,好像都少了一个玩意儿?

这这跟她想的那个好像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