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小

小说: 嫁给病娇死太监冲喜 作者: 彼其之子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3:43 字数:2744 阅读进度:5/26

绣玉轻笑一声,“可我不是暗卫呀,我只是你的小夫人呀。”

邸凉钰掐了一下她腰间,绣玉躲了一下,牵动了脖子上的伤口,吃痛道:“千岁爷可别折腾我了,师云儿给我脖子上留得口子可不浅呢,好好一个小姑娘,也不知道怎么那么狠心”

绣玉怒嗔着。

冷不丁地,绣玉感觉自己的额耳垂被人含住。

“所以,你是在向本座告状吗?”

他的声音低柔,像是水中撩开的波纹,慢慢在绣玉的耳边涟漪。

“我没有”

绣玉的声音越来越小,头向外面侧了侧,只想躲过他轻佻的戏弄。

奈何他的手紧紧锁在绣玉的腰间,由她根本动弹不得。

“你同师云儿为何起争执,嗯?”

绣玉虽然也有些恼他,但是听他问了问题,还是乖巧地回答了:

“这次是我雇了人装作长公主的手下劫了师云儿,但是她为人精明,不一定相信此事是长公主所为。我听人说,你同太子和五成兵马司势同水火,保不齐她会怀疑你,所以我借着同她结梁子这件事,一道让劫匪给我劫了去,我是你的妻子,这下她自然怀疑不到你的头上。”

“所以,这就是你让人散播你与本座新婚燕尔、如胶似漆的传闻的原因?”

“有何不妥,她听了这些传闻,自然会以为你疼我,不可能为了绑她也顺带着将我绑了去。”

耳垂猛地被咬了一下,绣玉“嘶”地一声吃痛。

“本座不知道你是真的单纯,还是愚蠢至极。新婚燕尔?如胶似漆?”

亏得她编的出来。

要是师云儿相信这次罪魁祸首不是他,那也不会是因为这漫天的传闻,保不齐是看这丫头蠢笨如猪,不堪重用。

与西厂一贯用的人风格完全迥异。

绣玉的腰间猛地传来冰凉的触感,低头一看,是他早已经趁她低头思考的时间挑开了她的腰带,将手伸了进去。

枯长冰凉的手指在她的腰间撩拨着,所过之处,挑起一片温热。

绣玉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小姑娘,那里受得住他这老手的轻慢游移的挑逗。

她脸上爬上酡红,拼命扒开他的手,声音也急了,“我要下去!”

“丫头,你这身皮子真是滑腻的紧,拿来做鼓面真是可惜了,本座那里还有一把象牙扇子,缺了一副扇面”

绣玉立时老老实实不动了。

邸凉钰轻笑一声,安心享受着手下羊脂玉一般滑腻的肌肤,舒适得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说说,将本座摘出来的方法多得是,何必要传那样的谣言?”

绣玉感觉到背后的肚兜带子被冰凉的手指轻巧地挑开了。

“姨母此次将我叫来嫁与你,明面上是为了和亲,暗地里却是叫我做她的暗棋,监视你。嘴里面说着只要我帮她的忙就放我回南朝,可我已经嫁人了”

有冰凉的手掌覆在她胸前的柔软,轻轻揉捏着。

绣玉艰难地说下去,“可我已经嫁人了,再加上我在南朝本就不受宠,若真的回去,等着我的是怎样日子,想想便知道。我为何不留在这里,这里有泼天的富贵,还有滔天的权势,我舍不得传播那样的谣言,是将你我更好地绑在一起,你我夫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后面的人不说话。

隔着衣衫,绣玉握着他在她胸前为非作歹的手,侧头看向他,“怎么,你不信?”

他的眸子终于转过来,与绣玉对视。

他眼尾是工笔细细勾勒的眼线,斜而上飞,与鬓边的冥花交缠依偎,随意一瞥,便有一种与生俱来压迫性的气势,即使安静地与他对视,也需要莫大的定力。

绣玉握着他的手使了力气,强迫自己与他对视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我是你的妻,三书六礼,八抬大轿,是你自己娶回来的。我的第一项任务也完成了,自此以后你没有理由拒绝我了。”

“反正,我贪生怕死,嫌贫爱富,就算你知道了,也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那本座若是有一天落魄了,没有这泼天富贵,只落得千夫所指,你又待如何?”

“食尽鸟投林,总是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绣玉便也只能陪千岁爷共富贵了。”

“你也算实诚。”邸凉钰瞥了她一眼,笑道:“本座喜欢实诚人,总比的那些虚伪嘴脸好看太多。”

他终于松开了她,绣玉这次就坐在他腿上,等着他的答复。

邸凉钰却没有答复,将手从她的衣裳间拿开,将她抱在床榻上,便欲出去。

绣玉拉住他的手,固执地问道:

“你还没有答复我?”

邸凉钰将她握着的那只手收回来,并略有玩味地瞧着那只手,回头瞥了她一眼,轻佻地挑眉:

“太小了,再养养吧。”

什么?

绣玉见他手呈半握状,似是在空中抓着什么东西,顿时就明白了,浑身的毛一下子就炸起来了。

她拾起枕头,朝着邸凉钰的背影砸过去,恨声道:

“邸凉钰!我艹你大爷,你才小,你全家都小!”

绣玉很是不甘心,低头拨开自己的衣裳,看着自己的小包子。

不算小吧?

可是她还小啊,她才十六啊。

想到此,绣玉又追着喊了一声,信誓旦旦,“臭太监,我还小,我才十六,我还会长的!”

邸凉钰原本走的好好地,听见她的话的时候正在出门,冷不丁被绣玉的话给惊得踉跄一下差点摔倒。

门外的人都眼观鼻鼻观天,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自动屏蔽听觉。

邸凉钰咬牙切齿,看着青云,道:

“还不快进去,给咱家堵上那混账玩意儿的嘴!”

落公公暗自偷笑,多久没见爷被气成这样,气的连咱家这两个字都说出来了。

邸凉钰瞪他一眼,“好笑吗,好笑去刑房,一个下午笑个够!”

落公公连忙一本正经,收起了笑意,过来替他带了一杯茶,“夫人同爷说了什么,叫爷这么开心?”

方才他可是瞧见了,爷方出来的时候,嘴角可是噙了难得一见的笑意。

“本座那小夫人,请本座看了一场拙劣的演戏。”

偏生她自己一点都不知道,还沾沾自喜。

狡猾的小狐狸。

她说的话,他可是一个字都不信。

青云进来之后,就见绣玉看着自己的胸前懊恼着,她也暗自偷笑。

方才夫人的那番话,可是里里外外传遍了整个院子。

千岚殿的人,不管是太监还是暗卫,哪个不是一身高深的内力,约莫现在大家都很难忘记夫人那惊世骇俗的一嗓子。

青云安慰道:“夫人莫急,您还小,日后还是要长的。”

绣玉沮丧地点点头。

青云上前去替绣玉系好她的腰带,她也是过来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多问。

“等等,青云。”绣玉拦住了青云,把外面的薄衫脱了,露的那一件松松垮垮的肚兜,“我小衣的绳子也松了,你帮我系上吧。”

青云呆了一呆,马上又反应过来,面不改色替绣玉系上了带子。

不经意间,她余光撞见了自家夫人小包子上几道微红的指印。

夫人才这样小,爷怎的也下得去手?

饶是青云见过不少这样的人伦大理,也臊红了耳根,她转移话题,“夫人同爷方才说了什么,叫爷那样高兴?”

他很高兴吗?

绣玉想。

“没什么,都是小事。”

能说什么,像他们两个这样的人。

不过是大家互相欺骗着过日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