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0章 楚辞更是难以启齿

小说: 婚情漫漫,周律师他见不得光 作者: 半支烟头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2161 阅读进度:749/755

这些天来,楚辞都在家里,也不需要穿任何外出的衣服,自然也不会注意到自己的衣服还能不能穿进去。

加上没洗脸没洗头的,楚辞也不想看镜子,也不会注意到。

现在楚辞看着落地镜里的自己,好半天楚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是真的胖了,而女人最忌讳的就是胖,不管什么年纪的女人都是如此。

想到这里,楚辞立刻摇头:“我的天,不能再吃了。”

何唯一是哭笑不得:“你到底是吃了多少?”

楚辞把这半个月来吃的东西都告诉了何唯一,何唯一听着也目瞪口呆,当年楚辞生完周西晟,倒是也不是没做好月子,就只是楚辞那时候身体不好,周西晟情况也不好,所以楚辞一直没调理过来,所以自然一个月子出来,楚辞也没胖起来。

而现在,大概是把当时缺失的,都给补上了。

“周延深这是养小猪?”何唯一挑眉,倒是说的直接。

楚辞闷不吭声了,周娩清了清嗓子,倒是安抚楚辞:“嫂子,别担心,你瘦起来很快的,你现在就是因为都在家里,等你出去了,那就很快回到原先的体重了。

楚辞不确定的看着周娩:“真的吗?“

“相信我,真的。”周娩很认真的点头。

但周娩自己都不确定了,毕竟楚辞瘦,周延深不满意,一直想把楚辞养胖点,这是事实,现在找到机会了,周延深怎么会放过,大概就会更变本加厉吧。

想到这里,周娩也不敢吭声了。

何唯一倒是直接:”难,周延深怕是要把你养成小猪才甘心,这样的话,你就只能在他边上了,正好,漂亮的旗袍也穿不进去了。“

周娩捂着嘴,没敢开口,就这么看着何唯一,楚辞更是听着一惊一乍的,两人都没注意到房间外面,周延深已经端着点心走了进来。

周娩是看见了,拼命使眼色,但是无济于事。

最终,周娩放弃了。

周延深把东西放了下来,冷笑一声看着何唯一:“何唯一,没事就回去找宋世勋,不要在这里挑唆我和我老婆!”

何唯一被周延深的声音弄得惊了一跳:“你吓到我了,周总,你不要忘记了,要排资论辈,我还是你嫂子呢!”

言下之意,就不能这么不礼貌。

周延深压根没理会,也不介意何唯一和周娩在,低头哄着楚辞:“先把炖盅里的汤给喝了,骨头你看着,喜欢吃的话就吃一点。我炖了三四个小时。“

要是之前,周延深说的,楚辞就会毫不犹豫的做了。

但现在,楚辞却异常坚定的摇头:“不要,我不要吃了,我都胖了这么多了。”

周延深面不改色:“你没胖,你就只是有点浮肿,医生都会定期过来检查的。”

反正就是睁眼说瞎话,楚辞没看见自己的时候,还真的信了周延深的话,但现在看见镜头里的自己,楚辞是打死都不相信了,楚辞拼命摇头,就这么瞪着周延深,很是抗拒。

但不管楚辞怎么抗拒,周延深都有办法拿捏楚辞,他就这么耐心的哄着,一小口一小口的喂着楚辞。

楚辞一边说不要吃,但是一边还是七七八八的被周延深喂了不少,眼见很快,小炖盅就见底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何唯一已经翻了一个白眼,不想说话了,楚辞想和周延深斗,下辈子都不可能的,是被周延深拿捏的死死的。

而周娩倒是不敢吭声,对周延深,周娩还是害怕的。

想着,周娩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

一直到周延深哄完楚辞,这才站起身,想也不想的就把两人都给赶走了。

说楚辞胖?怂恿楚辞不要坐月子不要喝炖盅的人,周延深都暗戳戳的发了黑名单,就算是在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妹妹也是如此,一点都不留情。

在周娩和何唯一离开后,周延深毫不客气的和管家交代:”以后这两人来,没我允许,不准进来。“

管家都震惊了:“……”

但管家也不敢说什么,这件事才算翻篇了。

……

楚辞是把自己胖给惦记上了,趁着周延深不注意的时候,楚辞还是试穿了一下自己之前的旗袍,这下,楚辞是瞠目结舌,是真的穿不下来,连后面的拉链扣起来都很吃力了,小肚子也鼓出来了。

这下好了,楚辞在吃的问题上,开始和周延深讨教还价了。

在楚辞发现,自己和周延深讨价还价未果的情况下,楚辞气的绝食了,周延深见状,知道楚辞是动真格的,这才把六餐减少为了正常的三餐,楚辞才妥协的。

但周延深无数次的和楚辞表达过,不管楚辞是什么样,他都不会变心的想法。

而楚辞就这么瞪着周延深:“周延深,我觉得你是故意的,你是不是想把我喂胖了,变丑了额,然后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在你身边呆着,你可以去外面彩旗飘了了?”

这话其实也就是随便说说的,周延深还是认真的和楚辞解释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我只会守着你,你太瘦了,胖点好看。”

楚辞傲娇的哼了声,倒是不吭声。

周延深也没太放在心上,依旧在陪着楚辞。

一直到楚辞月子快结束的时候,周延深才放松了对楚辞的看管,对于楚辞吃什么,周延深还是放在心上的。

楚辞出了月子,洗了澡,重新找了健身教练,是要在最快速度内把自己吃下去的东西,再凭本事给减回去,但是楚辞做的时候还是小心翼翼的,是真的怕周延深忽然生气了,来找自己麻烦。

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楚辞渐渐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

周延深莫名出差了一天不说,那一天里,楚辞不至于联系不到周延深,但说不出为什么,楚辞觉得周延深在撒谎,只是楚辞也没证据。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楚辞更是难以启齿。

周延深和楚辞结婚多年,楚辞对周延深是了解的,这人在那方面的需求还是有的,甚至比寻常人来的明显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