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武选清吏司

小说: 红楼之春心圣手 作者: 玄鸡子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546 阅读进度:111/133

文昌帝不让贾亮继续干锦衣卫,朱统正愁贾亮要被老大拉拢过去,现在机会来了。

朱统甚为重视武备,这从他全力栽培黄庭之便能看出一二,现如今贾亮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翻盘战胜黄庭之,朱统又不想放过了。

最关键的是,朱统不想贾亮倒向朱炎。

“父皇。”朱统趁机说道,“不若让贾亮去兵部。”

兵部,是朱统绝对掌控的衙门,贾亮进了兵部,等于彻底上了朱统的船,不管贾亮想不想,其他人都会这么认为。

朱炎不想放弃,当即反对道:“父皇不可,贾亮去户部才是最佳,岂不闻贾亮与母后签订的契约?”

当初贾亮写书交给孙敏智刊印,签订了一个契约,为了这个契约,皇后当初还被文昌帝取笑过。

现在事实证明,贾亮这个契约让他赚的盆满钵满,远比孙敏智准备那一份契约上要赚得多得多。

文昌帝记起此事,扶额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那案几边上的女子闻言笔尖顿住,震惊的太头看向贾亮。

这个贾亮居然能够让太子殿下与贤亲王争抢,似乎陛下也甚为认可他的才敢...

这个女子就是贾元春了,她似乎很是受宠,文昌帝所在的大部分场合都有她在。

此时贾元春想起来,上次自己给府中专门写信说过此人。

那时贾元春心中措辞还比较含蓄,此刻贾元春发现自己错了,这个贾亮了不得了。

贾亮偷眼看看朱炎,又看看朱统,发现二人的神情都十分严肃他搞不懂事情为何发展成这样。

最为难懂的是朱统的态度变化,之前朱统的态度分明是放弃了他,而现在这样子...

弃子变香馍馍了?

贾亮敏锐的发现事情出现转机,演武取胜之后的红利来了。

朱统利用贾亮在演武中的表现,说道:“父皇,贾亮虽然与商贾一事有才干,但商贾就是商贾。”

士农工商,商人的地位最为低下,朱统抓住了问题的核心,继续道:“我大明现在武备羸弱,正是需要改变,否则女真连连侵袭,愧对祖宗啊。

“贾亮先是慧眼发现义乌兵源,为我大明增添一支强兵,后又将卫所不堪大用的军士操练成一支强军,这样的人不去兵部,去什么户部?”

这番话说到文昌帝心坎里面去了,文昌帝就被女真人连连寇边搞得焦头烂额,脸上无光,这才有了募兵一事。

朱统成功说服了文昌帝。

赵义撩起珠帘,文昌帝从里面走出来,站在贾亮面前不远处道:“朕让你去兵部,嗯...你就去武选清吏司吧,当个郎中。”

本朝文武两套体系,文官选拔考核在吏部,武官则是在兵部。

武选清吏司正是掌管武官选授、升调、功赏之事,同时还有一些其他的智能,算得上是兵部四个司当中,第一油水衙门。

而在本朝武选清吏司中,设有两位郎中,一位汉人,一位蒙人,都是正五品,下面还要员外郎、主事等官职。

贾亮以前是锦衣卫千户,虽然也是一个五品官,但却与武选清吏司的郎中没法比。

正事定下,贾亮领了一堆赏赐,又被皇后留着说了一会儿没有什么营养的话,这才出宫。

第二天,贾亮的任命就下来了,效率十分高。

与此同时,还有一份决议下来,贾琏通敌一案有了决断,贾琏莫名其妙的被一撸到底,他捐的五品同知没了,成了一个白身。

贾琏得知自己的官位没了,而仇人贾亮却成了实打实的中层官员,还是重要无比的武选清吏司郎中,当时怒气攻心,一口血喷出...

荣禧堂。

贾赦来找贾政,满脸愤怒。

“那些个人都是狼心狗肺。”贾赦坐在老弟下首,怒道,“既然已经拿了好处,哪有如此办事的?说好了此事到此为止,如今琏儿丢了官又是怎么说?”

贾赦不仅愤怒,而且心痛,当初贾琏捐官可是花了不少的银子。

荣国府花了偌大的代价,才将贾雨村送到应天府府尹的位置上,本想着在这件事上出力,没曾想白花了力气。

贾政叹口气,拿出一封书信来,说道:“兄长,这件事却不能怪他们,你看看吧,这是你侄女儿从宫里传出来的。”

贾赦闷着头看完元春写的信,脸色变得很难看:“此子居然成长到这个地步,不仅得到太子殿下青睐,就连贤亲王都要争取,陛下也对他甚为看重,他这次迁官,还是陛下亲口所说,这...”

他有点想不通,不就是赢了一场演武么,至于如此被重视吗?

“兄长,此事莫要声张。”贾政交代道,“先别惹他了,此时正是他意气风发的时候,这几日不知道多少人会踏破隔壁的门槛。”

确实如此,贾亮这官职注定会被人抬着走,上赶着送礼的都要排队。

贾赦默默将信还给贾政,黯然道:“只好如此了,先让琏儿他媳妇看生看顾,劝劝琏儿,且待以后吧。”

说完,贾赦吩咐下人去将病着的贾琏送回去。

贾琏自从回来之后,多半的时间都在外面住,没有回凤姐儿的院子。

不过,贾琏到底是心中有疙瘩,没有回他与凤姐儿的屋子,而是在西边的厢房住下。

凤姐儿有公公的话交代,不好不去看顾贾琏。

“你来作甚?”贾琏一见凤姐儿,脸上怒气浮现,“你来看我的笑话么?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你满意了?都是拜他所赐...”

说着,贾琏面色狰狞起来:“你是不是巴望着我死了,你好改嫁?”

凤姐儿本是来看看贾琏,没想说什么,但现在贾琏这么说她忍不住了:“你这么说是何意?要不是你去招惹亮哥儿,你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别人不知道贾琏是什么人,凤姐儿可是太知道了,虽然贾琏通敌一事只是被罢官,冠以一个“品行不端”的帽子,但凤姐儿知道这件事是真的。

贾琏被刺激到了,怒道:“一口一个亮哥儿,你既然如此念着他,我便休了你,好让你与他成双成对。”

凤姐儿气的涨红了脸,她自认与贾亮之间清清白白,从无单独相处的时候,也无任何逾越的地方,与亮哥儿说话热络些也不为过,因为她与府中其他人都是如此。

这是性格使然!

现在贾琏泼涨水,凤姐儿不依道:“你再这么胡说,便去老太太面前说理去,如若是你的不是,你不休了我,我还不答应。”

说起老太太,贾琏冷静下来,意识到凤姐儿的身份不允许他这么做。

“哼,休了你,没得便宜你...”

凤姐儿受了一肚子气回屋,身边又没有一个体己的人说话,愈发想念隔壁的平儿起来。

小红也不敢惹她,一个人在外屋呆着。

正这时,贾瑞这家伙找来了,他掀开帘子探头,一见凤姐儿在,魂儿飞了一半。

“嫂嫂,谁惹你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