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在商言商

小说: 都市寒门医婿 作者: 七辛海棠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2147 阅读进度:471/477

龙腾集团是由张玉山一手创立的,当年白手起家,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成了饮马市的一代富豪。

他娶过两任妻子,前一任结发妻子得了绝症撒手人寰,后一任妻子来头很大,是饮马市能和市长称兄道弟的大佬之女,龙腾集团能够长足发展也是靠了这层关系。

所以张玉山和后任妻子可谓伉俪情深。

陈苏就是张玉山后任妻子的表妹,也是他妻子的助理。

出身名门,自然养成了大小姐的刁蛮任性,后来又跟着表姐驰骋商场,又养成了目空一切飞扬跋扈,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在她看来,这世上的男人都是庸庸碌碌之辈,除了在床上可以解决生理需求之外,根本不值一提。

也因为她长得实在漂亮,走到哪里都是男人们目光的焦点,这更助涨了她嚣张的气焰,这几天一直听说有一个从广圳市来的青年居然能和姐夫张玉山平起平坐,还放言要整合龙腾集团,陈苏差点就笑了。

这人得多无知,多不要脸啊。

可是后来张玉山居然真的要和秦风合作,这让她动了好奇之心。

恰好今天又被表姐临时安排来找秦风,可没想到秦风居然钻在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和她心目中的英雄形象简直南辕北辙。

若不是有重任在身,陈苏绝对不会踏入这么一个私搭乱建的小院里。

本来心里就窝着火,现在居然又被秦风拒之千里之外,有着狭长狐媚眼的陈苏陈大小姐已经有打算把秦风挫骨扬灰。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秦风居然气场全开,强大的威压如暴风骤雨一般令人不敢正视。

这个时候陈苏收敛了轻视鄙夷情绪,终于知道为什么他能和张玉山平起平坐。

陈苏在面对秦风强大威压,表面上还是一副上层成功人士的优越,实则心里已经闪过了逃离这里的念头。

这股威压实在是令人不寒而栗。

她下意识的退了几步,强行站住,脸上的表情变得妩媚柔和,看样子是打算使用美人计,以柔克刚来化解秦风的攻势。

可是她哪里知道秦风已经把直男精神发挥到了至高境界,继续无视。

陈苏很有挫败感,听到秦风低沉的声音:“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请你现在离开。”

这是秦风第三次让她离开,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的陈大助理,平日里仗着自己的美色和手腕将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上,自诩没有男人能在她的石榴裙下当柳下惠。可是说脸打脸,没想到今天就碰到了这么一位。

听表姐说,秦风有一个漂亮的妻子,看来表姐的话是真的,想必他的妻子不仅漂亮,而且还有手腕,否则怎么能驾驭得了这么一位霸道内敛的男子呢。

陈苏眼看着秦风就要和他擦肩而过,本以为这是一个轻松不能再轻松的任务,没想到却让她遭遇了精神领域的滑铁卢。

这个时候来不及细想,陈苏赶紧说道:“秦先生请留步,我有一言相劝,我表姐不相信秦先生会做出杀害张鼎的事情来,所以想要做个和事佬。你就算不需要我表姐的帮忙,那也没有必要给自己再树一个敌人,你说是吗?”

秦风果然停下了脚步,和陈苏只在咫尺之间,陈苏甚至能看到秦风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和那一双深邃的眼睛。这个时候,陈苏居然没来由的嫉妒起远在广圳市的那位秦风的妻子,虽然他们素未平生。

秦风盯了他一眼说道:“既然你表姐是张玉山张总的妻子,那现在应该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至少也应该把我交给张玉山,为什么却让你私下里来见我,还口口声声的说要保护我,难道你表姐愿意为了我这么一个陌生人和张总夫妻反目不成?”

他不等陈苏说什么,继续说道:“而且我和你表姐素未平生,你表姐怎么就这么肯定江湖传言有误,张鼎并不是我杀的,不要告诉我,是因为我的人品,你这样说只是在侮辱你自己。”

陈苏来之前已经被表姐交代过,这个时候坦然道:“因为我表姐知道你从广圳市来迎马市的目的,并不会因为一时的冲动破坏你整盘的计划,所以她相信张鼎失踪一事必定有隐情。而我表姐也不愿意看到我姐夫和你为敌,你在广圳市的所作所为能知道你是一个志向高远的人,你总不会认为在现今这个社会中想要调查一个人很难吧?”

秦风咀嚼着陈苏的话,心理正在做着判断。

陈苏虽然看不透秦风,但是此时也知道应该再加点火候了,于是她直起了身体,完全不介意自己突兀的部分即将碰触到秦风。陈苏说道:“我表姐很愿意相信秦先生的诚意,也知道秦先生是有大本事的人,龙腾集团如果能和秦先生合作,那必将前途一片光明,谁又能拒绝即将到手的利益呢。”

秦风显然被陈苏的话打动了,现在饮马市黑白两道都盯上了他,虽然秦风并不畏惧,可是他实在是不愿在饮马市大开杀戒,这里不是港岛,不能任由他胡来。

秦风无视陈苏有意无意间伸过来的高耸部位,心里盘算着利弊得失,然后点点头说道:“既然张夫人能有如此的胸襟和见识,那太好了,我现在大概已经知道张鼎跳江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必须和张夫人见一面。另外我不是想要得到张夫人的庇护,而是想解释清楚事情的原委,消除和张总的误会。”

听到秦风这么一说,陈苏心里松了一口气,此时的她已经没有将自己看作一个漂亮的女人,也没有将秦风看成了一个猎物,而是在商言商,所以她错开了秦风,和秦风保持了一定的礼仪上的距离,措辞显得也郑重了许多。

只听她娓娓道来:“秦先生恕我直言,我表姐夫现在因为张鼎的事情盛怒,而且这两天和广圳市那边也小有摩擦,这个时候实在是不宜去见他,我表姐已经安排好了,请你放心,相信不会等太长时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