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小青山煤矿通火车

小说: 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 作者: 买包芙蓉王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4127 阅读进度:198/205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从义和团那年头开始,这胡虏和匈奴在朱开山心里,便成了洋人。

血,老朱是不怕的……

但是,此时朱开山突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儿,对,就是重要的事儿,将贺老四招到身前,说道:“老四,你问吧!我出去看看兄弟们。”今天,这忠义堂算是遭了难了,红的、黄的、黄的,可得个几天,才能散散里面的味儿。

而贺老四看见自己大哥这幅模样,心中自然是明白了,但面子上,还得说:“大哥,您快去看看,”抱着拳应承下来,审起了这村木隆二和汪春立。

朱开山先是出门慰问了一番自己的这些手下,干的就是把头别再裤腰带上的活计,这就肯定有伤亡,朱开山不是铁石心肠,但这世道逼着他铁石心肠……

这次杜小五的夜袭鹞子山,除了纪大那个班10个人全灭之外,鹞子山上的众人损失倒也不大,被流弹打死了6个探头的生瓜蛋子,还有30多人都是负伤而已。

巡视了一圈,知晓了自己所部的伤亡,朱开山回到房间写起了给朱传文的信。

传文吾儿:

见信如面,三江口生意有所变故,速回三江口……

多余的话朱开山没在信里说,而是自己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

上门被攻打,让朱开山意识到了一些事情,比如自己目前的身份,比如这占据一山对朱传文未来事业的帮助。

所以说,这杜小五的进攻也不是一件坏事儿,至少,打开了朱开山的思路……

……

小青山

朱传文在这里逗留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可是花钱的两个月。从冰城支取来的2万两算是花的干干净净。

“栗林君,我明天就要返回冰城了,你这里还需要什么帮助吗?”朱传文正在栗林顺源带领下参观着这建好的小青山育种场,一个个标着阿拉伯数字的马厩、牛棚、草料站、还有这木头栏杆打造的马场,无不是表示着这里算是有着当今一流设施的育种场。

栗林顺源这两个月可谓是干劲十足,朱传文也是告诉了他,这马种的改良是最重要的,其次才是牛种。

“老板,再没什么要求了,现在我已经很满足了。”栗林顺源这两天都穿上了蒙古族的衣服,为的就是和那些牧民交流好感情,他发现,乌兰厂长给他配的这些牧民,虽然都不知道如何杂交改良品种,但各个都是“身怀绝技”,对于牛、马的了解可比三田育种场那些工作人员强多了,所以对这小青山育种场的未来,越来越觉得自己是做了个正确的决定,而且也是报着极高的期望。

单说这马种,这小青山牧场的蒙古马虽然矮小,腿短,但胜在耐力强,能承受得住长途跋涉,而且好饲养,这在栗林顺源看来是极具价值的,以大批量的蒙古马作为改良基准,这日本人相信,小青山马未来可期。

“那就好,有事儿你和乌兰婶子说就行了,还有个事儿,你将小青山牧场所有的牛、马都集中到了你的育种场,那我每年可以有多少匹马,多少头牛可以用呢?”朱传文问道,这才是他关心的问题,育种详细的事儿他不想知道,但是这马匹的多少可是事关自己腰杆子硬不硬的问题、牛的多少可是关系到朱家保险队人员身体素质的问题。

“老板,给我三年时间,往后,我确保这小青山育种场每年可以提供300匹马供您的武装使用,牛的话,大概两年后,每年100头,可以送去屠宰。”栗林顺源考虑了一下说道。

“那就好,辛苦你了,栗林君。”朱传文也知道这个事儿不能一蹴而就,既然做这个事儿了,给时间也是必须的,眼看这也走到了育种场的门口,告辞着说道。

小青山育种场的良性运转已经和乌兰图雅商量好了,往后三年,朱传文还需要每年往这育种场投入5000两白银作为改良马种的钱,这些钱,会由乌兰图雅拜托草原上的商人购买俄国马、伊犁马等等能买到的马种。

而从三年后开始,这每年300匹3岁到4岁的育种场成马,会交给驻小青山的大队进行军马的训练,让他们适应枪炮的声音,以备各个大队直接装备。而这购买成马的钱,自然算作是小青山育种场的收入,进行下一轮的改良,如此,建立起一个良性的循环。

待朱传文走远了,就听见身后栗林又在呼喊。

“老板。”

“怎么了,栗林君。”

“那个,老板,您父亲的那匹黑色战马我看还没有阉割,能不能……”栗林顺源吞吞吐吐的说道。

好嘛,这栗林顺源眼光也是真毒,虽然就见了一次,但也独独瞧上了朱开山的踏雪乌骓。

“这事儿我回去和我父亲提一下,每年乌骓到了发情期的时候,被送往小青山育种场也不是不可以。”朱传文笑着说道。

“谢谢老板。”栗林顺源又是朝着朱传文鞠了一个躬,目送着朱传文离开。

在牧场的大营带上鲜儿、曹德忠夫妇,在小队的护卫下,朱传文直奔小青山煤场食堂。

“老曲,这儿弄得不错啊。”朱传文几人坐在饭桌前,吃着煤场食堂的饭向着曲正乾说道。

朱传文这次来煤厂是来和众人告辞的。

“东家,有件事儿,在您走之前,还是得和您说一下。”曲正乾吞吞吐吐的说道。

“怎么了,你说。”

“这个,咱煤场的工人招多了。”曲正乾看身后没有工人吃饭,朝着朱传文说道。

“怎么个多法?”

“现在在煤场上工的工人总共1531名,因为用上了炸药爆破,所以每人每天开采的煤矿定的标准是1吨,也就是说,出去装卸工人,每天,咱就有至少1400吨的煤会被运到火车道旁堆积区。”曲正乾说道。

“这是好事儿啊。”

“但是,咱的火车算上后来再次采购的几节车厢,就只有12节货车,我看过了,俄国人的车厢最多能装50吨煤,也就是说,这火车每两天发一列,也就是只有600吨煤炭被运到冰城,挖的是多,但咱运不出去啊。”曲正乾苦着脸说道。

之前朱传文可没告诉他这煤场的工人会有这么多,这在林老八1个小队入职煤场之后,这管理才顺当了起来。

“嗨,我当是什么事儿,老曲。别担心,咱现在不是有汉耀1号了吗,知道我为什么让人在涂装上写下个大大的1字儿?”朱传文还以为真出了什么事儿,这曲正乾啊,就是做事儿太谨慎,小心翼翼的,有时候真让和大老粗们混多了的朱传文难受。

“东家,您是说,往后咱还有2号火车?”曲正乾虽然心理也有点推测,但是听见朱传文这堂堂正正说出来,才能放下心来。

“对,你这人,猜到了,也不说。”朱传文笑着虚点了曲正乾几下。

“那就好,那就好。”曲正乾端起面前的高粱米饭,浇上菜汁儿,满足的往嘴里刨了一口。

“行了,你还有3个月的时间,把你那点本事通通交给卫苏,炸药配置的事儿往后可以放在冰城,但在这煤场的管理上,你可得调教好了,而且,我这冰城的炼钢厂可等着你呢。”朱传文朝着曲正乾说了一声。

“放心吧东家,为了早点回到冰城,我可是早就写好了煤场的注意事项,从前几天开始,这卫副厂长已经走马上任了。”曲正乾闻言保证道。这他举荐的两人已经来信了,8月就能来冰城,他争取8月前回一趟冰城,把煤场交给卫苏试着管管,如果这效果好,说不准还能和自己东家提提早日会冰城的事儿,当然,也只是曲正乾心里的小算计,答不答应还得朱传文你说了算。

和曲正乾的事儿说完了,朱传文又扭头朝向了林老八。

林老八虽然在酒场上是个混不吝,但是平时,还是个挺知道分寸的人,刚刚见朱传文和曲正乾谈事儿,自顾自的扒着饭,一句话没插。

“八叔,你看李四序这人,你就给我呗,那天喝酒你可是都答应了。”朱传文笑嘻嘻的说道。

李四序现在是林老八大队第2中队的队长。

“给你?不行,这是个打仗的好手,给了你,看了煤场,狼也被你养成了狗……”林老八耍着赖皮。

明明前两天朱传文拿着从冰城弄到的好酒说动了林老八,这酒醒了,就不认账了。

“不会啊,八叔,你看这煤场的营房都修好了,往后肯定还是会训练的,狼在哪里都是狼,怎么会变成狗呢?”朱传文还在劝说着林老八。

“也对,狼在哪里都是狼,变不成狗。”林老八也是赞同的说了一句,“但是这可是一个中队啊,啧啧……”林老八砸吧着嘴儿,这整个朱家保险总队的家,朱传文都能当,林大队长如此做派,不过是想借机捞点好处而已。

朱传文看林老八这个样子,自然是了然,朱家保险队,朱传文的话其实是等同于朱开山的话的,刚刚也就是叔侄俩在以自己的方式交流着感情,人啊,终归不是机器。

朱传文看了眼那个桌子上坐着的曹德忠,轻轻拉了一下林老八的衣袖,示意他附耳过来,悄悄说道:“八叔,我走了之后,我那屋子的里的酒,您随便喝。”

“哎,少当家有命,不得不从啊。”林老八听见朱传文这话,也是装作十分无奈的说道,随即,朝着身后的传令兵说道:“传令,李四序第2中队,全员进驻小青山煤场,若无我直接命令,听命于煤场副厂长卫苏。”

“是!大队长!”传令兵小跑着出了食堂大门。

林老八一脸做亏生意的表情看着朱传文,意思是这下少当家您满意了吧,朱传文也是一笑,对于自己这个老想嫁女儿给他的八叔,很是没辙。

说他正派吧,当大队长、并且清醒的时候挺正派的,但是说他老实,这事儿就值得商榷,浑身透着一股子江湖式的狡猾,但从和林老八相处来看,着实舒服。

“呜呜呜~”

汉耀1号冒着白烟“酷吃、酷吃”的朝着冰城开去……

在这个大多数人还在腿儿的年代,朱家有了自己的火车,可谓是这个时代独一份了。

……

新民府

张作霖此时是一脸的春风得意坐在大营里,谁能想到老奸巨猾的杜立三,在他的布局下居然安安稳稳的进了新民府,摔杯为号,几名刀斧手便斩了“辽西杜大人”的脑袋。

这两天的收编工作可是让他很是舒心,杜大人身死,这张大人的实力就变强了。同在新民府,其实张作霖也很是害怕杜立三被清廷招安,怎么说,这一山啊不容二虎,所以这在杜立三惹得天怒人怨之前,这为什么迟迟招安不成功,就很值得人深思。

收编过程中,听说这杜立三的二当家的跑了,这让张作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杜立三的这些手下,可是他看中的兵员啊。

“大哥!我打听到这杜小五的去处了。”张作相推开门说道。

“去哪儿了?”

“黑省,三江口。听一个杜立三的手下说,这杜小五还从日本人那里买了200支快枪。”张作相笃定的说道。

“乖乖的,200支。”张作霖一听就动了心。

琢磨开来,叫来张景惠、汤玉麟四人就商议了起来,如何把这两百支快枪搞到手。